言情中文網 > 萬古最強部落 > 第474章 天侯山封山(1000月票加更)

第474章 天侯山封山(1000月票加更)

作者:山人有妙計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言情中文網 www.bmpbfn.live,最快更新萬古最強部落最新章節!

    人族氣運,分分合合,牽連著很多的因數,如山川居澤,地域劃分,總的來說蠻荒大陸是一個大整體。

    生活在蠻荒大地上的人族,哪怕是在犄角旮旯里的小民,實際上都算是這張大網中的一份子。

    但蠻荒大陸所有人族所組成的氣運大網絡,實際上又可以看成是一個個蕭部分組成,比如蠻荒九域,每一個地域又可以看成一個次一級的氣運整體。

    放眼邊荒域,又可以劃分成一個個小部分,但由于當年妖患的原因,蠻荒南方大部、北域、中域、西域、東北域已經成了荒野,少有人族大部落,特別是北域、西域之地,幾乎都快重歸原始。

    故此哪里人多,哪里的人族匯聚的起來的氣運就強盛一些,比如邊荒西北域。

    但這幾年來,邊荒西北域冥冥之中,卻多出了異樣氣息,這種氣息和人族氣運有些淵源,但卻也有了明顯的不同,以一種強橫無匹的沖擊力,蠻橫的截住了人族氣運。

    “神侯無需多惱,所謂謀事在人成事在天,邊荒是誰的邊荒,還不一定。”

    片刻后,夏拓沉吟說道。

    “圣地的強者已經出現,他們掌控了幾座伯部,應該是為了爭奪氣運,你要小心一些。”

    老神侯出聲,隨之搖了搖頭,嘆息道:“風雨欲來。”

    “晚輩記下了。”

    夏拓點頭應是,作為一方神侯,顯然也無法隨心所欲,不過其中隱秘,老神侯似乎不愿意多說。

    巧兒帶回來的消息,在老神侯這里得到了印證,圣地之人占據邊荒伯部,這是要通過掌控伯部來爭奪氣運了。

    “晚輩有些不解,那些人圣地的人為何不親自出山?”

    “氣運無形,人道無疆,這些人都有著各自的心思,沒有一個真正為人族著想,所以他們不敢輕易真正現身,否則到最后人族氣運反噬,灰飛煙滅,連投胎的機會都沒有。”

    說到這里,老神侯遲疑了一下,出聲說道:“接下來,天侯山將要封山一段時間,天侯山傳承了萬年,起于妖亂之后,老夫作為天侯山之主,需要保住這份傳承。”

    老神侯的眼中神色變幻,縱然是辟地之尊,卻也無法斬斷傳承糾葛。

    作為妖亂而起的天侯山,發展到了如今已經極為龐大,他也有血脈后代在山中生活,哪怕是貴為一方神侯,他也有牽掛。

    “你且安心,天侯山坐鎮邊荒西北域,抵抗妖族萬載,天侯之名早已經深入人心,雖然天侯山沒有開疆立族,但早已經被人族愿力所包圍,這些洞天圣地是不敢輕易沾上這份因果的。”

    說到這里,老神侯看向了夏拓,輕吟問道:“接下來,你有何打算。”

    “我準備開個易物大會。”

    聞言,老神侯滿頭黑線,這都什么時候了,還開個易物大會。

    “圣地的人再怎么鬧騰,邊荒人族還是該怎么樣怎么樣,照樣是日出而獵日落而息,還是需要修煉資源的。”

    接著,夏拓出聲說道:“大夏發展太快,底子不實,我看看能不能通過這次易物大會吸引一些散修強者,然后看看能不能招攬一下,易物大會就是幌子。”

    聞言,老神侯點了點頭。

    “不過大夏如今還差點聲勢,您老看能不能借給個幫手?我聽聞您老二弟子忠厚,看看能不能來我大夏坐坐?”

    看到夏拓竟然打上了自己弟子的注意,老神侯遲疑了片刻,接著說道:“好。”

    他的僅剩的三位親傳弟子都位列神通,但卻都無妄辟地境,眼看天侯山要到了青黃不接的時候,卻沒想到西北風云突變。

    “多謝神侯了。”

    對著老神侯施禮,能拐走一個神侯弟子,這次前來天侯山就不虛此行。

    夏拓離開后不久,老神侯召集了自己的弟子前來,三位嫡傳弟子恭敬地立在身前,對著老神侯施禮。

    “師尊。”

    “都坐吧。”

    聞言,三位弟子都盤坐于神侯身前的蒲團上。

    “郃兒。”老神侯看向了最小的親傳弟子,眼中露出了一抹溫情。

    不要看現在有熊郃幾百歲了,但當年被老神侯帶上天侯山的時候,才是個幾歲的小娃娃,后來一步步成了親傳弟子。

    “師尊。”

    有熊郃恭敬的應道。

    老神侯知道自己這個弟子有些小心思,但要說大錯倒是沒有犯過,大是大非面前也自有韜略。

    “你來山上時間不短了,下山去吧,眼下邊荒域風云將變,正是有熊部需要的你的時候,回去保護你的族民。”

    “師尊~”

    有熊郃想要說什么,但看到老神侯的眸光,止住了聲音。

    老神侯的眸光落到了二弟子遜風侯身上,他這個弟子實力最強,可惜若無潑天機緣,晉升止步于于此了。

    “風侯,你去北方大夏。”

    遜風侯露出遲疑,問道:“師尊有事情要傳召大夏嗎?”

    老神侯輕輕搖頭,接著說道:“你去了就好好留在那里,為師坐鎮西北數千年來,就算是侯部興衰也見證過,卻沒有看透這個大夏伯部,你去那里,說不定有你的機緣。”

    “是。”

    聞言,遜風侯點了點頭。

    最后老神侯看向了最后一個弟子洪封,這個弟子修武成癡,若無事情很少走出天侯山。

    “封兒就守在我身邊吧。”

    沒多久,在老神侯的催促下,遜風侯和有熊郃兩人離開了天侯山,一南一北消失在天際盡頭。

    “師尊。”

    天侯山中央的高峰上,老神侯靜靜的立著,洪封立在身后。

    “我待會封閉小世界,陷入沉睡,天侯山封山后由你來掌管,告訴山中的人都安心修煉。”

    接著,洪封手中出現了一塊晶瑩的紫色玉牌,他看向了老神侯。

    “為師壽元無多,會沉睡在血石棺槨中抵御時間流逝,只要西北出現危機,捏碎這塊玉牌我就會知曉。”

    “謹遵師命。”

    看著老神侯朝著洞府中走去,洪封跪倒在地,良久后起身盤坐于洞府外,沉寂下來。

    ……

    邊荒西域,有一高山名諱青木峰,青木峰高愈數萬丈,峰巔終年積霧,傳說這座青木峰對應天上的一顆星辰。

    邊荒西域早在萬年前就生活的人族就稀少,特別是經歷妖亂之后,幾乎又回歸到了原始狀態。

    青木峰之巔如劍刺破虛空,空間在這里裂開了一道道裂縫,如同蛛網一般朝著四面八方蔓延。

    在裂縫的中心位置,虛空扭曲,時時刻刻處于一種崩碎重組的邊緣。

    虛空的背后是一株生長在洞虛內的巨木,巨木扎根于洞虛深處,巨大如龍一般的根須虬曲彎曲,一根根樹干都如同山岳一般龐大。

    巨木上掛滿了一顆顆璀璨的珠子,散發著盈盈青光,宛如群星一般璀璨。

    其中一顆青氣繚繞,流溢著古老、神秘的青色珠子中顯化出了一方小世界。

    小世界中一座古岳之巔,青竹林立,林間一座小竹園院落清幽,園子中一個老頭背影佝僂,手持竹杖從竹屋中走出。

    老者身穿粗布麻衣,白發散落在肩頭,眉宇間的巫印中,好似有火焰沉浮,積蓄著毀滅天地的氣機。

    “大人,西北天侯山已經封山,天侯山神侯看來也很識時務,自知敵不過咱們,索性不再牽扯進來。”

    竹院中有一個中年武者立著,看到老人走出來,輕聲說道。

    老者沒有出聲,走到園中竹亭內坐下,眼中露出沉吟之色,好一會神色恢復如初,輕吟說道:“天侯山抵抗了妖族萬年,對人族有大功,氣運無形,但真實存在。

    要不是天侯山以師徒傳承,若是立下侯部,西北恐怕早就被其掌控在手中了。

    天侯山神侯能夠急流勇退,也好過咱們出手,不然還會多幾分變數。”

    對于老者的話語,中年武者低著頭,他知道老者看似說給他聽,但他卻不敢輕易的搭話。

    而且萬年前邊荒被妖族攻破,其中也有他們圣地一部分功勞,這樣說起來天侯山的興起,還跟他們洞天圣地有些關聯。

    為了承氣運造化,洞天圣地可以說謀劃了萬載。

    “可發現什么異樣沒有?”

    “沒有。”

    中年武者搖頭,接著他出聲說道:“倒是邊荒西北最北邊,有個新生的伯部很有意思,這個伯部中出現了一個新的制度,似乎整合了荒野中那幫子散修。”

    聽聞中年武者的話語,老者嘴角泛起一抹不屑,語氣清冷道:“荒土上總會出現一些自命不凡的可憐人,可惜他們根本不會明白,自古以來,真正掌控這片古老荒土的自始至終都不是王庭,當年的大周不行,如今的大殷、大蒼又算得了什么。”

    “你再次去天侯山看看。”

    話音一轉,老者又將話語落到了天侯山上。

    “是。”

    中年武者雖然不解老者的話語,但卻不敢違背,躬身領命。

    似乎察覺到了中年武者心中的想法,老者手中竹杖輕輕拄地,爆發出了雷音,讓中年武者精神世界泛起了巨浪,渾身如受雷殛。

    “我懷疑天侯山當年的出現,和計蒙洞天有關。”

    “計蒙洞天?”

    聞言,中年武者眼中露出了驚駭。
分分彩一天刷10万流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