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網 > 獵魔烹飪手冊 > 第六十一章 貧窮的選擇(求訂閱~求月票~)

第六十一章 貧窮的選擇(求訂閱~求月票~)

言情中文網 www.bmpbfn.live,最快更新獵魔烹飪手冊最新章節!

    港口,八爪酒館。

    此刻,天色早已黑了下來。

    其它地方早已變得寂靜,只剩下海浪的聲音。

    但是,八爪酒館卻不同。

    燈紅通明間,將招牌上那只碩大的紅色木質八爪魚照得越發顯眼,而喧鬧聲更是吸引著人們的目光。

    除去部分特殊的節日外,漢斯海港沒有宵禁一說。

    不過,大部分的人都保持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規律。

    至于酒館?

    維持生計的平民不會來這里。

    有著一定家產自持身份的人也不會來了這里,他們更喜歡去俱樂部之類的地方。

    因此,這里聚集著一群,有些閑錢,卻沒有更高身份的人。

    他們大都是船員。

    一部分是雇傭兵。

    還有一些則是混雜其中的海盜。

    當然,少不了賞金獵人。

    所以,酒館內十分魚龍混雜,遇到什么樣的人都不會奇怪。

    而在這里的人也習慣了管好自己的事,不去管其他人。

    彼得斯混跡其中,十分的不起眼。

    就好似他那讓人一看就忘的普通面容一樣。

    “一杯麥酒、一碟小魚干。”

    彼得斯摸出了6德爾放在了吧臺上。

    酒保將六枚硬幣放入了錢匣子后,開始倒酒、裝小魚干。

    麥酒是大桶裝的,一杯2德爾。

    小魚干則是八爪酒館自家制作,味道不錯。

    在來到八爪酒館的第一天,彼得斯就喜歡上了這種食物。

    坐在吧臺前,彼得斯喝了口摻水的麥酒,嚼著小魚干,眉頭微微皺起。

    漢斯海港的危機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大的多!

    不單單是老對手‘棄世教’。

    ‘磨蝕會’、‘復興會’、‘聯邦’全都加入進來。

    杰森該怎么辦?

    一想到自己的前雇主,彼得斯得眉頭皺得更緊了。

    以杰森的為人肯定不會將自己的表兄拋下離開。

    即使那位表兄是流派的毀滅者之一,杰森是‘熊塔’的種子,也一樣。

    本就這等的煎熬了。

    命運又在和你開著玩笑。

    唉!

    一聲嘆息后,彼得斯又拿起了一支小魚干,放入了嘴里。

    咸味之后,就是微微發甜的魚肉。

    十分的好吃。

    令彼得斯眉頭微微舒展。

    然后,他就再次想到了‘復興會’和‘聯邦’。

    剛剛無意中聽到的話,讓‘貓洞’劍士對‘復興會’徹底的失望了。

    如果只是不得已使用火藥的話,‘貓洞’劍士還能夠理解,畢竟,面對的是敵人。

    可……

    現在已經和‘敵人’聯合了!

    為了利益!

    與迫不得已的杰森相比,完全就是最下作的行為。

    “休姆,面對著這樣的‘復興會’你的內心恐怕也滿是失望吧?”

    “只是希望你不要沖動。”

    “冷靜的處理這些事情。”

    “希望我們能夠再見。”

    默默的在心底為自己的師弟祈禱著,‘貓洞’劍士就又想到了自己所面臨的一個難題:‘借住’的倉庫已經成為了‘磨蝕會’的據點。

    雖然有極大的可能會在之后廢棄,但也不適合他‘居住’了。

    能請杰森收留自己一晚嗎?

    不需要房間。

    客廳的毯子、沙發都可以。

    至少一處擋風的樹干也好。

    恰好他也要將這個消息告知杰森。

    完全就是一舉兩得。

    就是那些家伙來到漢斯海港后,尋找我有些麻煩。

    要盡快找到一份工作才行。

    思考中的彼得斯準備離開了。

    至于住旅店?

    很抱歉。

    他,沒錢。

    兜里最后的錢,剛剛買小魚干了。

    將杯子里的麥酒一飲而盡,再將碟子里的最后一支小魚干叼在嘴里后,彼得斯站了起來。

    這原本是一個很平常的動作。

    但是,隨著彼得斯的站立。

    上一刻還喧鬧不已的酒館,變得寂靜無聲、落針可聞。

    就算彼得斯是白癡,這個時候也發現不對了。

    他不動聲色的握住了短劍,目光微微掃視四周。

    所有人都停下了之前的動作,閉住了嘴,目光略顯呆滯的看著前方,然后,好像是提線木偶一樣,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將彼得斯圍住。

    “‘貓洞’繼承人,彼得斯。”

    “沒想到竟然抓住了這樣的大魚。”

    人群中一抹帶著欣喜的聲音傳來。

    這抹聲音,彼得斯可以確認沒有聽過。

    但對這抹聲音的來歷,彼得斯卻是有所猜測。

    磨蝕會!

    除了這個組織外,彼得斯再也想不到其它了。

    事實上,下一刻,對方就親口證實了彼得斯的猜測。

    “‘貓洞’的劍士你竟然敢監視兩位大人。”

    “我還以為你有多少同黨。”

    “原來只是一個人……”

    “給我抓住他。”

    那抹聲音一聲令下,酒館內的所有人就瘋了一般撲向了彼得斯。

    一個縱躍,彼得斯就跳上了房梁。

    他目光掃過紛亂的人群,想要在其中尋找到那個掌控著一切的人。

    可人數太多了。

    場面也太混亂了。

    他根本找不到目標。

    那么……

    只能是先撤離了。

    想到這,彼得斯就在房梁上奔跑起來,整個人輕盈、靈巧,一個呼吸就靠近了酒館的門。

    縱身而下,彼得斯直接沖出了酒館。

    可就在他沖出來的瞬間,一張大網無聲無息的從天而降,直接將他籠罩其中。

    鏘!

    短劍在夜晚中,綻放出一抹寒芒。

    大網被斬開了一個洞,彼得斯鉆了出去。

    可彼得斯的腳下突然也升起了一道網。

    猝不及防,彼得斯就被罩了進去。

    于此同時,數道牛皮搓成的繩索從陰影中飛躍而出,直接將彼得斯捆了一個結實。

    “呵,‘貓洞’?”

    輕笑中帶著嘲諷,一道身影走了出來。

    對方譏諷的看著彼得斯,彼得斯愕然的看著對方。

    這位‘磨蝕會’的獵人很享受這種捕獵。

    尤其是獵物露出詫異、不可置信時的表情,更是讓這位‘磨蝕會’的獵人感受到了愉悅,那是經歷‘洗禮’般的愉悅。

    不過,片刻后,這位‘磨蝕會’的獵人,就發現不太對勁。

    彼得斯似乎是在看著他的身后?

    身后能有什么?

    下意識的這位‘磨蝕會’的獵人扭過頭。

    一張俯視著冰球面具和一柄高高舉起的寬刃短柄砍刀印入了這位‘磨蝕會’獵人的眼中。

    “等……”

    對方大驚,張嘴喊道,可聲音才出口,砍刀已經揮下。

    噗!
分分彩一天刷10万流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