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網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三十八章 你會來求我的

第一百三十八章 你會來求我的

言情中文網 www.bmpbfn.live,最快更新武神皇庭最新章節!

    因為,那根大號‘蚯蚓’上邊紫瓦紫瓦的,再加上有血,看上去十分的惡心。

    “怎么會這樣?”衛國忠趕緊問道。

    “中毒了。”丁藥師擱下手中玄銀針,嘆了口氣。

    衛國忠接過銀針瞄了瞄,道,“應該不致于要命,但是,估計難治了。”

    “葉滄海,你個混蛋,我要殺了你!”趙松洲一聽,激動了起來,氣得吐血大罵著,掙扎著要起來跟葉滄海干架。

    “趙大人,別急別急啊。”劉鴻江趕緊勸道。

    “不急,換你來試試?嗎得,今后連女人都玩不了,你不急是不是?”趙松洲氣壞了,大失風度,像個潑皮一般大罵了起來。

    “你再罵幾句的話今后還真玩不了啦。”葉滄海冷冷道。

    “你什么意思?我量他‘譚蒼’也不敢真的廢了老子!”趙松洲罵道。

    “他有什么不敢的?難道你還跟他拚命?不過,你打得過他嗎?論權勢論地位,論家族,你哪點比得上他?”葉滄海冷冷道,趙松洲頓時抽動了一下,泄了氣的皮球一般哭喪著臉了,聲音哽咽著,抽搐著雙肩,雖說沒大哭,但是,淚水卻是狂瀉而下。

    “葉……葉滄海,都是你搞出來的。我趙松洲真廢了的話我廢了你全家。”不久,趙松洲一臉狠毒的盯著葉滄海。

    “給老子閉嘴,一個大老爺們,一點小傷哭哭鬧鬧的,丟不丟人?你不要臉咱們還要臉。”葉滄海臉一板。

    “你英雄,你來試試,你那東西給毒一下試試?”趙松洲完全瘋了,罵人毫無顧忌,什么叫斯文,全它嗎滴扔到九宵云外了。

    “不就是紫菜花之毒嗎?”葉滄海哼道。

    “葉大人,你有辦法解?”衛國忠問道。

    “解個屁!我說怎么回事,當時回來時譚蒼冷笑著對我說,叫葉滄海過來。不然,你自己看著辦。”趙松洲說道。

    “呵呵,這就叫紫菜花之毒,的確難解。不過,有樣東西卻是可以解它毒性。”葉滄海笑了笑。

    “什么東西?”趙松洲趕忙問道,關乎自己今后的性福大事,馬虎不得。

    “譚蒼沒告訴你碧螺春酒能解此毒嗎?”葉滄海哼道。

    “告訴我了,可是,碧螺春啊?那是王族貢酒,哪里去拿?”趙松洲嘶啞著嗓門喊叫道。

    “這事還真是麻煩了。”丁藥師說道。

    “唉,本府也弄不到。恐怕,整個海州只有海州王府有了。”衛國忠苦著臉嘆了口氣。

    頓時,現場人都倒抽了一口涼氣。

    海州王那是什么人,大王的親叔,位高權重,不要說問他討要碧螺春,就是王府大院也進不去啊。

    衛國忠雖說在東陽府可以呼風喚西,但是,一到省里,比他品級高的官員多得很。

    像總督巡撫,布政使按擦使,都府人員等,哪個官品不比趙世忠高?

    平時,就是總督巡撫要見到王爺也難,衛國忠,想都別想了。更何況討要碧螺春,作作夢還行。

    “完了……我完了……”趙松洲一下子翻滾在地,再也憋不住了,大哭了起來。

    “唉……趙大人,注意身體啊……”劉鴻江嘆了口氣勸慰道。

    “松洲,本府明天親去虎關一趟。”見趙松洲哭得如此的慘烈,衛國忠有些心酸,想了想作了決定。

    “衛大人,衛大人,我對不住你啊,我……”趙松洲突然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撲過去抱住衛國忠的大腿嚎啕大哭了起來。

    “好了,你先回府休息。”衛國忠嘆了口氣拍了拍趙松洲肩膀。

    “葉滄海,這事沒完,沒完!等我病好,我找你算賬!”趙松洲躺在單架上還真朝著葉滄海惡狠狠的摔話。

    “到時,你會哭著喊著來求本人的。”葉滄海居然笑了笑,衛國忠倒是愕了一下,瞄了葉滄海一眼,若有所思。

    “征西,放心,本將軍會好好替你出氣的。”虎關關口,杭征西全身綁得像個木乃伊斜躺在一張竹木靠椅上。

    “杭大人,你還不知道吧,幾個時辰前將軍已經為你出了一口惡氣了。”千總齊云通說道。

    “多謝將軍,不過,痛打的只是趙松洲,又不是葉滄海本人?”貌似,杭征西還相當的不滿足。

    “放心,葉滄海不久就會滾過來。到時,本將軍把他交給你,你愛怎么打就怎么打。”譚蒼一臉霸氣說道。

    “就怕他根本就不來。”杭征西說道。

    “他敢!”譚蒼眉毛一挑,大力的一拍桌子,叭嚓一聲,桌子碎成了木片散落了一地都是。

    “放心,趙松洲會逼著他來的。”齊云通干笑了一聲。

    “給我準備一根帶毛的鐵棍,還要泡過辣椒水浸過鹽水的。”杭征西惡狠狠的說道。

    “放心,我早準備好了。”齊云通點頭道。

    “只要活著就是了,別的,你愛怎么樣都成。征西,畢竟,他還是個官,直接打死了不好看。”譚蒼拍了拍杭征西肩膀。

    “這個容易,一口氣嘛,我會幫他留著。因為,我要時常折磨他,他想死都難。”杭征西陰沉著臉點了點頭。

    “哈哈哈,就該這樣才是。”齊云通大笑道。

    “少爺,省里那位對你有些不滿啊。”衛松匆匆進了大風園,范西風正閉目專心致志的聽著曲兒

    “我不已盡力了嗎?”范西風睜開了眼有些不解的問道。

    “他要盡快的看到結果。”衛松說道。

    “快了!”范西風哼道。

    “要不,啟動第二套方案?”衛松拿眼看著他。

    “暫時按兵不動,如果杭家和老侍郎都收拾不了他再出手。不過,料必這第二套方案是不會動用的。不然,杭家跟鄭家可以去吃屎了。”范西風冷笑道。

    “唐經東要倒霉了。”衛松嘿嘿干笑道。

    “王漢動手啦?”范西風頓時來了精神頭,坐了起來。

    “沒錯!昨天晚上就干了一場。唐經東三個場子都給操了,打傷了十來個。”衛松道。

    “這只是開始,王漢的報復會一茬接一茬的。因為,唐經東這是在挑釁他。如果不打壓下去,王漢這個城主也就不必干了。”范西風一掄扇子,點點桃花躍然紙上,特別的醒目。

    “飛鷹鏢局動手了沒有?”范西風問道。

    “動手了,他們以低價搶走了龍虎鏢局三成的雇主。”衛松道。

    “這點還不夠,我要讓龍虎鏢局挺不過一個月。敢幫著葉滄海,那就是死!”范西風一臉陰冷,狠狠的把扇子往外一甩,哧地一聲,桃花扇整個扎入了一株大樹之中,只留下一個扇子墮兒還掛在外邊晃悠著。

    “我已經跟‘三只眼’打了招呼,到時,只要是龍虎鏢局的貨,全劫了。”衛松陰笑道。

    “好,多頭并進。我看他李元奇能熬過幾天?”范西風一拍桌子,長身而起,道,“走,拜月山莊喝茶去。”

    “莊老大出關啦?”衛松一愣。
分分彩一天刷10万流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