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網 > 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 > 171|清平歲月(1)三合一

171|清平歲月(1)三合一

言情中文網 www.bmpbfn.live,最快更新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最新章節!

    清平歲月(1)

    “老四……老四……”

    “四弟……四弟……”

    “爹……爹……”

    “四叔……四叔……”

    林雨桐迷迷糊糊的, 耳邊嘈雜的很,夾雜著哭腔的呼喊聲, 叫她激靈一下子醒過來了。腦子沒轉過來, 第一反應就是:四爺怎么了?

    四爺怎么了?

    在這里并看不見的!

    這里是哪里?房間……是好房間。房間里還留著熏香的味道,可除了圍在窗口和門口的人之外, 里面空蕩蕩的一件家具也沒有。

    再看那些人, 都是女人。上衣下裙, 頭發被梳成繁雜的樣式, 只是衣裳頗為華貴, 滿身卻不見珠翠。而且, 一個個的都只在這個房間里, 老的老小的小, 隔著窗戶和門,朝外呼喊著,卻沒有人踏出一步。

    林雨桐心里有了不好的預感, 她左右的摸索著, 人是躺在冰涼的地上的,再抬手看看,手心有薄繭, 卻不是做活留下的。這應該是長期的抓握某種兵器才會生成的。沒再細看, 先給自己號脈,這是驚厥過渡的脈象,原主只怕是被嚇的暈過去了。她想起身,可這頭一動……有點疼, 后腦勺的位置疼的特別厲害,根據這個碰撞的位置判斷,鬧不是摔了的時候腦袋跟地面有過親密接觸,疼是肯定的,也有些輕微的腦震蕩,不過沒關系。這具身體本來的體質不錯。

    耳邊的叫喊聲夾著哭嚎聲并沒有褪去,相反,一聲比一聲激烈。

    正要起身,就聽到一個聲音哭喊著:“娘……我爹爹……”

    喊著,人已經到跟前。先看到的是一雙小腳,穿著果綠的錦緞繡花鞋,鞋面上繡著金菊的花樣,頗為精致。她仰起頭朝上看,是一張哭花了的小臉,十二三歲的年紀。

    是原主的閨女嗎?現在沒時間找尋原主的記憶,她搭著孩子的手起身,她怕外面那個被人呼喊的人,便是四爺。

    到了門口,這些女人都發現她了,然后主動讓了讓。除了兩個明顯看上去年紀已經大了的女人,其他人都讓開了。

    不知道身后誰說了一句:“弟妹,在這里看看四弟吧。”

    外面飄著雨,青石板鋪就的院子里,趴著個人,生死不知。那脊背到臀部,衣服都被血浸濕了,雨打在人身上,那血水混著雨水,滿院子都飄著淡紅色。

    這樣的傷,原主真有可能被打死。而這樣的傷,若是不能及時處理,便是四爺來了,也難保要一命嗚呼!

    林雨桐再也不顧其他,霍開人就往出跑。才沖出去,兩桿長QIANG就攔住了去路。這兩人喊道:“犯婦退回!”

    犯婦?

    林雨桐心道一聲果然,要不然怎么解釋空蕩蕩的豪宅,怎么解釋滿屋子的主子打扮的人卻擠做一堆。

    可這又如何呢?

    抬眼看去,這并不是牢房。這還是大戶人家的宅院,如今女眷被關在西廂,而東廂窗口也有人在站著,一臉的焦急,卻沒有呼喊。那邊,是家里的男人。

    家被抄了,人被關了,卻也只是圈在屋里,并沒有下大獄。

    這說明什么?

    說明還沒有定罪。

    林雨桐甩開擋在面前的長QIANG:“……犯婦?誰定的罪?定的什么罪?”

    這兩人愣了一下,確實是沒說什么罪。

    可這愣住的工夫,卻叫林雨桐趁機沖了出去,一直沖到躺著的這人面前。他的睫毛微微顫動,證明人還活著,她佯做拉他的手,去號脈,脈搏微弱。

    她朝這人的臉上看去,這人睫毛顫動的厲害,試圖睜開眼瞼,好半天這才睜開一條縫隙。

    然后兩人默默的凝視三秒,一個放心暈過去了,一個心狠狠的落下了。

    林雨桐知道這人是四爺……心卻狠狠揪住了。此時四爺身上有傷,不能這么淋雨!她想背四爺起來,可那看守已經走了過來,“四太太還是莫要為難我等,我等是奉命……”

    奉命如何?想懟過去……可這么硬來終不是辦法。如今四爺有傷,這一院子老的老小的小,想跑也跑不了。院里沒多少人,但外面圍著的有多少兵馬一蓋不知。人在屋檐下,低低頭又如何。況且,林雨桐到現在也不知道這家是怎么獲罪的,因為誰而獲罪。因此,她就試探著問:“這奉命……難不成也奉命要了我家爺的命?”

    這個……倒是沒有!

    這人愣了一下,有些沉吟。他們當然不敢要了這位金四爺的命,上面也沒說要誰的命,就只說了將人看住就行。

    至于說被打成這樣,這不是上官的命令……只因私人恩怨而已。

    可那家人,現在誰敢得罪?

    這一愣神,林雨桐就從他的神情里知道,他們不敢要人的命。而且,只怕犯事的不是四爺的原身。她常出了一口氣,那就好……那就好,于是盡量語氣溫和:“既然不要我們家爺的命,那敢問將他如此扔在這里,他可還有命?這與要了他的命又有什么區別。真要是出事了……幾位又該如何交代?我也不難為幾位差爺……只要允了我將人挪到屋檐下面便可……”

    話沒說完了,院子走廊里就閃出一人來,“叫她挪!只要不出院子,跟你們不相干。”

    這人長著絡腮胡子,滿臉的蠻橫。林雨桐起身,朝此人福了福身。這人倒是側身避開。

    林雨桐這才伸手拉四爺,愣是將人背起來,往正房那邊的屋檐下挪去了。

    那邊的屋檐下最寬敞,想來以前這里常有丫頭仆婦等待,因此,這里放著幾張春凳。這春凳原本是給有頭臉的人坐著等待的……而如今還沒有被沒收走……怕是這些當差的也會臨時用來歇腳。

    但此時,卻派上了大用場。至少暫時不用叫四爺躺在地上了。

    兩條春凳拼起來,四爺躺著還有余頭。現在得趕緊把四爺身上的濕衣服脫下來,給處理傷口。

    可這細雨連綿,屋里還罷了,能遮風擋雨。屋檐下雖然能擋雨,但是不遮風呀。送到男人被關押的東廂房去?這身上的傷離了自己誰都沒辦法,過去也是個死。

    衣服脫了,得有干燥的衣物換上才行。

    心里一邊琢磨著辦法,手上卻沒停。衣服脫下來了,她先摸自己身上,腰里掛著荷包,荷包里不是金銀也不是吃食,而是兩個小瓷瓶。瓷瓶里裝的是女人裝扮用的,一個口脂,一個香粉。女眷去別人家做客,別的能使主家的,只這兩樣東西,不好用別人家的。口脂是吃喝之后要用的,香粉是入廁出來要撒在衣服上的。

    這兩個瓷瓶雖不能救人,可卻能給林雨桐偷梁換柱機會。

    手一轉,就換了兩個瓷瓶出來,連身上的手帕也換成了嶄新的蘸著酒精的,把傷口消毒,然后撒上藥粉。再把裙擺里面的內襯給撕下來,給包扎好。

    這么躺著要冷死人的。她直起身子四下看看,才說找找,看哪里有衣服,沒有衣服弄些帳幔之類的東西先給蓋上也行呀,正尋思呢,就聽一聲喊娘聲:“……娘……這里……這里……”

    是東廂的方向,窗口探出個腦袋,手里揚著衣服。

    那是個十四五的少年,他一臉的焦急,身上只穿著里衣,卻把外袍給脫下來了。

    林雨桐到底是走了過去,接了衣服,“你穿的少,別站在風口,去里面呆著吧。”

    少年不言語,一件一件的往外遞:“我爹怎么樣?”

    “沒事!”林雨桐接過來才發現,衣服有大有小,這大概是男人們都貢獻了一兩件,只是林雨桐是女眷,他們衣冠不整,不好露面吧。

    少年都遞出來了,才又道:“娘放心,兩弟弟我會照看好。他們穿的少,挨著祖父坐著,沒事。”

    林雨桐身子一僵,之前見了有個叫‘娘’的小姑娘,現在又來了個叫娘的小伙子,他下面還倆弟弟呢。

    拖家帶口,偏又是階下囚。

    要了命了。

    來不及多說,趕緊過去,選了大小合適的給四爺換上,然后選了一個大披風將四爺從頭包到腳,這才把剩下的衣服給還回去,這里面老的老小的小,再病上一兩個,就能要了人命。

    安頓好了,院子里一下子就安靜了,許是下雨的緣故,天陰沉,黑的也特別早。

    天一黑,林雨桐就趁著沒人注意,給四爺喂了藥,灌了水。然后把春凳連同人都拉到墻角,這里最避風。她也上了春凳,靠在墻角上,叫四爺貼著她睡,抱團才能取暖。

    一靠在這里,整個人就頓時昏沉了起來。

    腦子里走馬觀花,紛繁的很。可這所知所聞,都是后宅,外面的事,她所知甚少。

    原主是在西北邊陲長大的,家里乃是世襲的千戶。家里祖父老當益壯,父母慈和,父母恩愛,上有兄長下有弟,只她一個閨女小名福娘。

    福娘自小跟著兄長一起習武,林家三十二路槍法耍的純熟。家里也說,要找個旗下有前途的小子給自家孩子,林家方便提拔女婿,而閨女也不用遠嫁。

    然后林家還真就看上一個,當時只以為人家是落魄人家子弟來混軍功的,長的一表人才,偏為人豪爽,林家祖父林祖德就比較上心,但凡有功,別叫人給吞沒了。而恰在此時,上面來了巡邊的欽差。而這欽差就是金匡,金家的當家人。

    這樣的人家原跟林家也沒什么瓜葛,小心的應付完了就算了。誰知道韃子犯邊,城里混進了奸細意圖刺殺欽差。這欽差要是出事了,這大大小小的官員,有一個算一個,誰也甭想跑。林祖德當時距離金匡最近,于是,舍身一擋,一條胳膊被DU箭射中,他也果斷,當時就砍斷受傷的胳膊,算是僥幸逃得一命。

    林家于金匡有救命之恩,金匡要比林祖德小十幾歲,比福娘的爹林茂才又年長那么幾歲,然后人家在林祖德面前就稱晚輩,又見林家有一女未曾許配人家,就主動求娶,說要許配給他的嫡幼子。

    林家不愿意高攀,卻不想這說的嫡幼子,竟是之前林家就看上的小子。

    這小子就是四爺的原身金季常。他不是什么落魄子,只是在京城闖禍了,被送到邊城是懲罰也是避禍的。

    林家覺得這還真是緣分,于是,就把福娘嫁到了金家。

    這金家原本是開國之后被敕封的文定侯,可這之于金家,卻像是錦上添花。金家無人以勛貴自居,子弟讀書科舉,不可懈怠。金匡為第二代文定侯,兩榜進士出身。只隱約的知道,當今的皇帝康平帝便是金匡的弟子。

    在原主的印象里,金家一直比較超然。老爺是帝師,皇帝娶了許家的姑娘為后,而皇后的弟弟徐時忠是皇帝的陪讀,也是金匡的弟子。

    老爺子一輩子就這兩弟子。

    而許時忠,這個國舅,娶的正是金家的大姑奶奶。

    這位大姑奶奶去世好幾年了,沒生下兒子,只一獨女英姐兒。這許時忠字發妻死后,也沒有續弦,身邊沒有侍妾。跟金家的來往也很頻繁……

    事情出了,都成階下囚了,可原主的腦子還是懵的,關于這事,腦子里全然沒有概念。

    只知道,去世的姑奶奶是金家這一輩唯一的姑奶奶,是金匡跟老太太徐氏的嫡長女。

    金家大爺金伯儀生來身體就不好,在原主的記憶里,一個月總有二十天是不出屋子的。他娶的是老太太徐氏的娘家侄女,是為大太太小徐氏。兩人有一子,取名金啟瑞,今年得有十八了,兩年前娶了小徐氏的外甥女姚氏,姚氏至今沒有喜信。

    金家二爺金仲威,他倒是跟大爺不同,身強體健,允文允武,娶了京城最有名的才女文氏。兩人成親之后無子無女,也照樣恩愛異常。而且二爺也是康平帝的另一個陪讀,只是因為父親是先生,外人不知而已。金家也只他跟皇帝和那位國舅的關系最為親近。但這樣一個人,幾年前從宮里回來就腹痛難耐,不等大夫看診便七竅流血而亡。文氏就這般守了寡。

    三房倒是庶子,三老爺金叔同是吳姨娘所生,只比四老爺大三個月。她娶了出身伯府的庶女孫氏,孫氏進門之后只得得一女一子。

    四房便是嫡幼子金季常,娶了千戶人家出身的福娘。兩人都屬于身強體健型的,十四歲成親,十五歲便為人父母。別看福娘出身不行,但是對金家是有突出貢獻的。第一胎生了個閨女,這是金家這一輩的頭一個閨女,家里是無限的歡喜。因著生下閨女沒才出百日,就又懷上了一個,大閨女瓊姐兒就叫老太太抱著去養了。第二胎就生下長子金啟琨,然后一年一個的量,依次生下次子金啟珅,三子金啟琪,幼女金啟璇。

    接連生下了兩女三子。

    大房那邊父子身子不好,看的人顫顫驚驚,不知道壽數幾何?

    二房一直沒生養,那時候二老爺還沒死,家里怎么催人家也不管,就守著文氏,不叫媳婦受委屈。

    三房是庶出,有一女一子沒錯,可也是先生了姐兒,后生的兒子。那兒子只比四房的幼女年長一個年頭。算是小一輩幾個小子里最小的那個。

    所以在當年來說,福娘這接二連三的生了小子,就是給金家立功了。

    可四房在這家里的處境好嗎?

    福娘小戶人家出身,金季常又不是一個愛計較的,其實兩人在府里的日子也不好過。大閨女瓊姐兒在老太太身邊養著,倒是跟老太太和大太太小徐氏頗為親近,長到十五歲,婚事也是小徐氏幫著張羅的,嫁給了永平侯賀家的嫡次孫。去年成的親,之前剛傳來喜信,說是有喜了。大兒子琨哥兒今年十五了,就是站在窗口遞出來衣服的少年,今年春上成的親,媳婦白氏,這白氏是大夫人小徐氏娘家哥哥的養女,因父母在任上死了,這孩子就被收養到徐家。然后小徐氏做主說給夫家的侄兒。次子還沒成親,但親事已經定了,定的是二太太娘家侄女。

    大房只一個兒子身子還不好,四房這邊孩子多男丁多。大房把四房的大閨女說給了賀家,這賀家跟徐家有些姻親關系。大兒子更是說了徐家的養女,這是怕有人搶了大房的爵位。二兒子為啥會定個文家的姑娘?這怕是想過繼給二房的意思。

    對了!這文家這次也出事了,全家抄斬。只這姑娘被送來了,說是金家的媳婦,才逃過一劫。

    都這么著了,這兩口子也毫無所覺。

    如今好了,階下囚,成了階下囚了,也就不爭不搶了。

    腦子里亂糟糟的,可慢慢的,覺得不對,四爺的體溫有點高,這是發燒了。又給喂了一次藥,四爺勉強睜開眼睛,說話的聲音細微的很:“……康平帝三年不理朝政……醉心丹藥……金匡也三年不曾面君……一個月前,突然傳了圣旨,叫大都督許時忠監國……當年,原身打斷過許時思的腿……”

    前言不搭后語的幾句,說完就暈過去了。

    四爺這是將大概的情由交代了一遍。

    說當年金季常去西北避禍,是因為打斷了許時思的腿。如今許時忠監國,那么他這一身傷,怕是許時思公報私仇……也就是說,哪怕死了那么多人,有那么多的人家都遭遇了滅族之禍,但是金家還不至于。

    前面說的,康平帝三年不理朝政,醉心丹藥……金匡這個老師三年不能面君,怕是君王不見。作為老師少不得要念叨學生,因此,學生便避而不見。

    許時忠不光是金匡的學生,還是金家的女婿。如今他監國,金家不管如何,估計是死不了的。但是,許時忠能這么對金家……那只能說明,金匡在政治立場上,是不支持許時忠的。監國之權,哪里能放到臣下的手里。這人還是外戚!

    所以,像是金匡一樣,懷疑許時忠將帝王軟禁的人只怕不在少數。

    但這又如何呢?許時忠不光是國舅,還是承恩侯,但四爺說此人的時候,沒提這兩個稱謂,只說了‘大都督’。

    大都督是掌著軍權的人。

    皇宮內,有許時念這個皇后。

    皇宮外,許時忠不怕不服,他手里握著槍桿子。

    許家這個權臣做的穩穩的。

    但反過來想,金匡不站在親女婿的一邊,又是對的。從古至今,有幾個這樣的權臣得了善終了?要真跟許家攪和在一起,到最后,這許家的船要是翻了,金家就是個尸骨無存。反之,站在帝王的一邊,便是站在了忠義的一邊。連親女婿都不認,那這邊更加忠義。

    可金家會因此落的個抄家滅族嗎?

    抄家會!滅族……不會!

    天地君親師!

    帝王只是叫許時忠監國,但帝王還活著。金匡是帝師,能弒殺師傅嗎?

    不能!

    康平帝不能,許時忠拋開女婿的身份,也是金匡的弟子,他也不能。

    所以,四爺交代這些,是說叫她暫時別折騰,別想著‘越獄’這些昏招,金家人……不會有性命之憂。

    把四爺傳遞的信息琢磨明白了,她心就安穩了。要不然,這么拖家帶口的,想逃出生天,何其困難。

    再度醒來,已是晨曦。

    連綿數日的雨終于停了,摸了四爺的頭,也已經不燙了。燒退了,再給喂了一次水,就有粗實婆子提恭桶來了。把恭桶提出去不大功夫,又有差役進院子。

    前后四五個差役,有提著嶄新的木桶的,木桶里是小米粥。有抱著木盆的,盆里是白面的饅頭。還有抱著小菜壇子的,菜壇子上的帖子還沒取下,是從老字號的醬菜作坊里買來的。有端著空碗放在門口的,意思是自己取飯。

    林雨桐過去取飯,徐氏就問:“老四如何了?”

    “退燒了,人還沒醒。”林雨桐說著,就先找小女兒璇姐兒。見一個梳著婦人發髻的女子正給璇姐遞夾著小菜的饅頭,她稍微松了一口氣。這小婦人是大兒媳婦白氏。

    見林雨桐朝這邊看,白氏就忙過來:“娘,妹妹這里有兒媳,您放心照看公公。”

    林雨桐點頭,朝小閨女看了一眼:“聽你嫂嫂的話。”

    說完,不給小閨女說話的機會,端著碗就走。給四爺喂了粥,他有些清醒。止疼藥吃了,疼的沒那么難以忍受。但這不難受,也得裝作昏迷不醒要死要活的樣兒,如此,才不會被許時思再下黑手,才能叫許時忠早點給金家一個決斷。

    才放下碗,就聽到外面有人說話,斷斷續續的,聲音不高:“……錢不少給……放進去一刻鐘就行……婦道人家……能出什么事……”

    再說什么林雨桐沒聽清,就見大胡子帶著一個挺著肚子的孕婦走了進來。

    瓊姐兒?

    林雨桐站起身來,這是原身的長女,金家出嫁的大小姐。

    瓊姐兒腳步一頓,腳尖轉了方向,哭著喊了一聲:“祖母……大伯母……”

    林雨桐繼續看四爺去了,耳朵卻沒閑著,聽那邊說些什么。

    小徐氏的聲音不高,“……孩子,如今能指靠的只有你了……回去千萬求求你公公,再去徐家一趟……”

    林雨桐皺眉,家里出了這樣的事,出嫁的姑娘能不能自保尚且兩說,求什么求?

    又聽徐氏道:“快去看看你爹去……還人事不知……能請個大夫來是最好不過了……你娘也指靠不上……”

    然后腳步聲就傳來,是瓊姐兒過來了。

    她一臉的淚,看見躺在春凳上人事不知的父親,頓時眼淚就又下來了。她嘴上問著:“娘,爹爹怎么樣了?”手卻拉過林雨桐的手,側過身子,塞了一個荷包過來。里面是金銀吧。然后才大大方方的把藥往出拿,“……先用著,我出去就請大夫……”

    林雨桐側著身子將這孩子擋在里面,低聲道:“聽著,別求誰,也別請大夫……”

    “可我爹爹的傷……”瓊姐兒的聲音也不由的小了下來,“我爹爹……”

    四爺睜開眼睛:“無礙,裝出來哄人的。姑爺呢?”原主的記憶了,對這個姑爺還是滿意的。小小年紀一身好武藝,要不然老太太和嫂子做主,他也不能就答應了這婚事。大門大戶,不是嫡長子,嫁過去不做宗婦,沒那么累人。這才點頭應了這個婚事。

    瓊姐兒忙道:“夫君前幾天被老太爺打發去南邊,給姑太太送禮去了,她家的姑娘要出閣……”

    這個姑太太是說夫家的姑太太。可嫁女兒派個小子去做什么?

    賀家是太后的娘家,太后無子,最是墻頭草。想來也是怕被金家連累吧。

    要是這么說,這孩子在夫家的日子只怕不會好過。四爺就道:“……你回去不要求人,不要找大夫,立即去找賀老太爺,就說你爹看著不大好,你得去祈福。然后帶上老太太給你的陪嫁的人,把貴重的金銀細軟都帶著,往南城的青龍寺燒香去。到了青龍寺,就打發人給你義父送信……”

    這個義父原不過是跟金季常玩的好的紈绔,叫李誠,是宗室出身。他是順王的次子,滿京城最不著調的就數他了。但因著兩人好,金季常頭一次當爹,那時候李誠還沒娶親,非要認下這個干閨女。這些年也一直走動。李誠的的母親早逝,如今的順王世子是李誠的親大哥,比他大十好幾歲,那是跟兒子似得養大的。那緊挨著青龍寺的就是順王的莊子,莊子上榮養著一手帶大李誠的乳母。這乳母是個有誥命的婦人,李誠年幼時亂跑,差點沒馬踩死,是這乳母撲過去救人,將李誠抱在懷里,她自己被馬韁繩絆住腳,身體被拖行好幾里,但卻護著李誠毫發無損。那時太后還活著,聽了忠仆義事,賜下號‘忠奉’,五品宜人的品階。

    “……讓你義父義母出面,去賀家……你就留在莊子上,直到生產……你且看看,姑爺是早早回來呢,還是一直不能歸……若是回來,且不強求你回賀家,你就尋你義父,求他在西北給姑爺找一軍中文職做著,那里是你的娘舅家。你外祖父外祖母,兩個舅舅以及一大家子林家人,必能庇護你們周全……若是他不歸,或是回來便要你回賀家……那你便聽你義父安排,他能順利將你送回金家……”

    瓊姐兒一時迷茫,“咱們家……”

    許時忠需得殺雞儆猴,金家最好的結果也不過是奪爵回老家。

    林雨桐攥著她的手,將荷包又給她塞回去,“……不管發生什么,別往絕路上走……切記切記……”

    瓊姐兒瞬間淚如雨下,爹爹和娘說的從來不多,回娘家也多是大伯母提點……卻不想到了此時……一心為自己打算的,還是他們。

    拳拳愛女之心,叫她竟是一時間悲從中來。

    不知道是親人受難,家族覆滅的緣故,還是從父親的話里聽出了夫家靠不住的訊息,眼淚滂沱而下,嚎啕出聲。

    林雨桐心里涌出一股子不屬于自己的情緒,她幾乎是手腳顫抖著才將這種情緒摁下去,“乖!回去吧!只要性命無憂,就還有再見之日。”

    瓊姐跪下拜別父母,在院子跪下給長輩作別。父母說的很好,但誰也不知道最后會如何。

    大夫人一聲一聲叫著心肝肉,“你且記得大伯母說的話……”

    金伯儀聽著外面的聲響,靠著墻角咳嗽了一聲,看著老太爺越發沉肅的面容,他叫兒子,“瑞哥兒,去跟你娘說,叫瓊姐兒趕緊回家……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過好自己的日子便好,娘家的事不要摻和……”

    金伯儀的聲音不小,外面聽的見。瓊姐兒又朝著東廂磕頭,這才起身,一步三回頭的走了。走到院門口,看著站在屋檐下的娘,她停下腳步,聲嘶力竭的喊了一聲:“……娘……”

    這一聲,喊的林雨桐心肝都跟著顫,她擺手,示意她快走。

    瓊姐兒是哭著出的門,外面的人都犯嘀咕,這是金四爺的情況不大好吧。

    一出門,轉過彎,就跟一輛馬車錯身。那車廂里喊了一聲:“是瓊姐兒嗎?”

    “義父!”瓊姐兒撩開簾子,眼睛都哭腫了,要多可憐有多可憐。她下了車,那邊李誠也下了馬車。兩人站在路中間,瓊姐兒將之前見面的事說了。

    李誠二話不說,叫瓊姐兒上自家的馬車,連丫頭一并叫上去:“直接出城去,賀家那邊我去說。你跟著嬤嬤在莊子上好好呆著,萬事有義父,我兒勿用憂心……”

    看著人上去,又叫了一個隨從叮囑了幾句,“務必安全送到……告訴嬤嬤,這是咱家姑奶奶,看好就是了……賀家不管誰上門,都只說悲傷過度動了胎氣,不能挪動。要是誰不信,叫他問太醫院去……”

    等馬車走遠,親隨才問:“爺,去哪呀?”

    去哪?

    李誠呵呵冷笑:“去棺材鋪子!”

    啊?去棺材鋪子干嘛?

    當然是大張旗鼓的給好友買棺材,許時思無官無爵,卻動用私刑挾私報復,這種事沒人敢告訴許時忠,不鬧一鬧,他許時忠怎么知道?

    于是,他去棺材鋪子,定最好的棺材。不僅定棺材,還代替金家,給京城里的紈绔,有一個算一個的報喪:金季常快死了!棺材我都定好了,咱去送一程吧。

    更有那根金季常關系莫逆的,就說:“這還沒咽氣,那就多送你個棺材過去,叫金老四挑一挑嘛。”

    這主意更壞,于是,京城的街上,就出現了這種敲鑼打鼓給人成批送棺材的。

    棺材擺在金家門口,看守的這才慌了。這事壓根就瞞不住,到了半下午,在宮里的許時忠就接到信兒了。

    許時忠一身大紅的袍子,三十多歲的男人了,帶著七分英武之氣,三份儒雅之氣。但俊美不似凡人。

    這個消息這么快傳過來,是他閨女的丫頭送來的。他的妻子是金平安,金家的姑娘。他們倆的閨女英姐兒,是金家的外孫女。

    丫頭來說,小姐聽說了金家四爺快不中用的消息,哭暈過去了。

    那是英姐兒嫡親的小舅舅。

    許時忠皺眉,問身邊的宦官,“不是說了,對金家要以禮相待嗎?”

    宦官不敢說話,丫頭又低著頭不敢言語。

    許時忠便明白了,他細問了丫頭外面的事,這事怎么就傳到小姐耳里的?一聽是李誠帶的頭,他就輕笑:“倒也義氣。”

    他一個外戚監國,宗室意見大了。現在,他不能激化跟宗室的矛盾。這李誠可是順王和順王世子的心尖尖。

    偏順王在宗室地位超然。

    放下手里的筆,他先打發丫頭回去,“告訴小姐,讓她打發家里的大夫去金家瞧瞧……”這才回頭看宦官,“叫人來……擬旨吧。”

    金家先是聽到外面亂糟糟的,再是聽差役說順王府二爺帶人送棺材。

    緊跟著許家的大夫就來了,還沒看到病上,圣旨就下了。

    抄家后的財產不歸還,奪爵罷官……

    一旦奪爵罷官,這官邸侯府就不能住了。也就是說,金家唯一能走的路,便是回老家。

    而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分分彩一天刷10万流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