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網 > 不滅戰神 > 第2608章 自知之明

第2608章 自知之明

言情中文網 www.bmpbfn.live,最快更新不滅戰神最新章節!

    “別走啊!”

    葉忠連忙拽住陌生青年。

    陌生青年怒道:“不走留在這做什么?被他們羞辱嗎?”

    “他們只是氣話。”

    葉忠焦急萬分。

    這時候,怎么能鬧內訌?

    “葉老頭,你難道沒聽到,他們都在罵你卑賤?”

    “氣話有這么說的?”

    “救了他們,還這樣羞辱我們,這就是他們感激我們的方式?”

    “真是一點自知之明都沒有!”

    陌生青年冷哼。

    “說誰沒有自知之明?”

    “你在暗指,我們不如你們?”

    “你以為你很厲害?”

    “若沒有我龍族的庇護,你們能修煉到大成不滅境?”

    “恐怕早就不知道死在哪?”

    血衣少年喝道。

    “好。”

    “既然已經挑明,那我也就來說幾句心里話。”

    “請問哪次來冥王地獄,不是我和葉忠幫你們?”

    “甚至就連落日神弓等一大半逆天神器,都是我和葉忠搶到的。”

    “但這些神器,我們都無私地給了你們龍族。”

    “你們摸著良心問問,如果沒有這些逆天神器,你們龍族能有今天的地位?”

    “是。”

    “我和葉忠是承蒙了你們龍族的庇護,才有今天的成就和地位。”

    “但這些年,我們的付出,也已經對得起你們龍族!”

    陌生青年冷笑。

    “混蛋!”

    “翅膀硬了,想單飛了是嗎?”

    幾大祖龍怒視著陌生青年。

    “哼!”

    “說實話,整個龍族,除了龍尊以外,你們誰有資格對本尊和葉忠指手畫腳?”

    陌生青年滿臉不屑。

    “你……”

    幾大祖龍怒不可遏。

    “嘿嘿。”

    十大統領看著這一幕,則是奸笑連連。

    本以為這種小把戲,不會有效果。

    然而沒想到,各大祖龍居然這么在意。

    看來以前,各大祖龍的心里,對葉忠和獸皇確實有怨言。

    并且這怨言,還不是一般的深。

    鬧吧!

    鬧得越兇越好。

    因為只有鬧起來,他們才有追上的機會。

    果不其然!

    雖然葉忠等人依然在逃竄,依然在使用至尊級輔助神訣,但是速度相比之前,略慢了一點。

    “都冷靜點。”

    “有什么事,逃出去再說!”

    看著越來越沉重的氣氛,葉忠沉聲道。

    “好。”

    “我就給葉忠一個面子。”

    “至于你們,好自為之吧!”

    陌生青年冷冷一笑,便沉默下去。

    幾大祖龍也沒再說話,但眼神卻顯得極為陰厲。

    “怎么不吵了呢?”

    “繼續啊!”

    十大統領怔愣的看著一群人。

    看來下的藥,還不夠猛。

    “祖龍……”

    血大沉吟了會,看向血二等人問道:“兄弟們,你們知道祖龍是什么嗎?”

    “不知道。”

    血二等人搖頭。

    “我告訴你們,祖龍是天地間獨一無二的存在。”

    “也就是說,這世上,只會有一條祖龍。”

    血大道。

    “這么厲害?”

    血二等人驚訝。

    “當然厲害。”

    血大點頭。

    “可不對呀!”

    “既然這么厲害,那為什么連葉忠和獸皇都比不上?”

    血二等人狐疑。

    血大笑道:“這個原因,那就只能問他們自己。”

    “你們這些祖龍,到底為什么比不上葉忠他們?”

    “獸皇先不說。”

    “畢竟它是火麒麟,跟你們一樣是罕見的神獸。”

    “我們就來說說葉忠。”

    “他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類,不但修為跟你們不相上下,還悟出法則之力。”

    “可你們這些祖龍,居然沒有一個人悟出法則之力。”

    “難不成他的血統,比你們這些祖龍更好?”

    “你們倒是說說呀,我們真的很好奇。”

    “連你們祖龍都比不上人類,那就更別說其他的神龍。”

    “這樣的龍族,真的有資格掌控古界?”

    “我看,倒不如讓人類來統治。”

    “最可笑的是。”

    “明明比別人弱,還一副自以為多了不起的樣子。”

    “你們這是在找存在感嗎?”

    “其實不能找,因為沒人會忽視你們。”

    “畢竟你們是祖龍嘛!”

    “雖然都不咋樣,但有句話說得好,物以稀為貴。”

    “說得好,物以稀為貴。”

    “可能他們啊,也就只有這點價值咯!”

    血二等人大笑不已,言語間充滿諷刺。

    “說夠了沒!”

    葉忠猛然回頭,瞪著一群人喝道。

    “葉忠,以你的實力和頭腦,那絕對是有資格成為一方主宰的。”

    “我真不明白,你干嘛要保護這些蠢貨?”

    “自大,自私,還一點自知之明都沒有。”

    血二不屑的說道。

    再次聽到‘自知之明’這四個字,九大祖龍心里的怒火,又嗖地一下躥了起來。

    其中一個彪形大漢,當下便一個轉身,朝十大統領殺去。

    “不可!”

    葉忠呼道。

    但彪形大漢充耳不聞,眼中滿是憤怒。

    他就是土龍祖龍!

    強壯的身體,顯得極為彪悍。

    “就等著你來送死!”

    血二等人森然一笑。

    除血大之外,血二等九大統領,立馬朝彪形大漢殺去。

    轟!

    沒有任何懸念,彪形大漢直接被揍趴下去。

    “快去救他!”

    白衣婦人喝道。

    陌生青年怒道:“現在還去救,你們想全軍覆滅嗎?”

    “怕死就滾!”

    白衣婦人冷喝

    “真是不可理喻!”

    陌生青年氣得發抖。

    “哎!”

    葉忠一聲低嘆,一步踏出,火之法則滾滾而出,逼退十大統領,頭也不回的道:“你們先走吧!”

    “那你呢?”

    陌生青年問。

    “我沒關系。”

    葉忠搖頭。

    “本尊不需要你救!”

    血衣少年爬起來,憤怒的瞪著葉忠。

    葉忠轉頭看向血衣少年,眼神變得極為冷厲。

    縱然是血衣少年,也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希望你們不要再鬧內訌。”

    “因為在冥王地獄鬧內訌,是會喪命的!”

    “走!”

    葉忠暴喝。

    血衣少年目光一顫,轉頭朝白衣婦人等人飛去。

    此時的葉忠,一改以往那和悅的形象,無形中散發著一股逼人的壓迫感。

    即便是各大祖龍,內心也不由得發慌。

    “快點!”

    葉忠喝道。

    “我們走!”

    黑龍祖龍深深的看了眼葉忠,大袖一拂,轉身頭也不回的離去。

    其它祖龍紛紛跟上。

    陌生青年瞧了眼葉忠,對總閣主傳音道:“你跟著各大祖龍,我跟著葉忠。”

    “跟著葉忠?”

    總閣主一驚。

    “這是一個說服葉忠的好機會。”

    “只要能說服葉忠加入我們的陣營,那我們不用再懼怕秦霸天和盧正陽。”

    陌生青年暗道。

    “那你小心點。”

    總閣主叮囑。

    “放心吧!”

    “有我和葉忠聯手,除非幽王親臨,否則十大統領,根本攔不住我們。”

    陌生青年傳音。

    總閣主聞言,便立馬轉身,朝九大祖龍追去。

    陌生青年一步邁出,落在葉忠身旁,笑道:“好久沒有和你這老東西并肩作戰了。”

    “你這家伙……”

    葉忠搖頭。

    對面,十大統領都不由皺起眉頭。

    如果是九大祖龍,他們還有信心留下,但這兩人,可沒那么好對付。

    幽王大人在做什么,怎么還沒追上來?

    “來吧!”

    “讓我們看看,時隔多年,你們有多少長進?”

    陌生青年喝道,火之法則出現,化成一片無盡的火海,朝十大統領洶涌而去。

    “保證會讓你們意外。”

    血大冷然一笑,一片片血氣頓時破體而出,一股恐怖滔天的殺氣,瞬間淹沒八方!

    “什么?”

    “殺戮法則!”

    葉忠吃驚。

    陌生青年也是被嚇一大跳。

    這家伙,居然也已經領悟出殺戮法則!

    轟隆!

    火浪和血氣轟然相遇。

    萬里山川,瞬間就被夷為平地,四周虛空也是在瘋狂地崩塌,粉碎。

    最后。

    陌生青年的火之法則,占據上風。

    畢竟幽王也說過,血大的殺戮法則才剛入門坎。

    “果然厲害!”

    “兄弟們,動手!”

    血大喝道。

    單論實力,他是真的很佩服葉忠和陌生青年。

    但沒辦法,既然是敵人,那自然就要不惜一切代價除掉。

    鏘!!

    十大統領沒有任何保留,至尊級神器,至尊級神訣,紛紛出現,瘋狂圍剿兩人。

    ……

    “哎!”

    感應到那恐怖的戰斗波動,總閣主不由一聲長嘆。

    九大祖龍也沉默下去。

    他們知道,這是十大統領的挑撥之計,但他們就是忍不住。

    那一句句話落在他們耳里,便如一根根鋼針插進他們的心窩一樣,讓他們極度憋屈,憤怒。

    “我們現在去哪?”

    總閣主也沒再提這事,轉頭看著九大祖龍,問道。

    “先回巨龍山脈,再想辦法搶奪神器!”

    黑龍祖龍沉聲道。

    “還沒放棄?”

    總閣主不著痕跡的挑了挑眉。

    幽王已經有了防備,幽王古城的逆天神器,幾乎可以宣布沒有希望。

    這時候,不是應該改變計劃嗎?

    真是不進棺材不掉淚!

    她現在都有些后悔,之前就該跟著葉忠和陌生青年。

    個把時辰過后。

    巨龍山脈,峽谷內。

    瘋子和幽王站在峽谷上空。

    血鷹父親沒有跟來。

    但在分開前,幽王賞了它一件至尊級神器,這可把它高興壞了。

    臨別之際,還讓瘋子以后多去找他們一家人玩。

    “原來你們一直躲在這個地方。”

    幽王掃了眼四周,低頭看著下方峽谷,恍然道。

    “人類有一句話,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瘋子淡笑。

    “恩。”

    幽王點頭。

    巨龍山脈距離幽王古城,按照大圓滿九天境的速度,只需要個把時辰。

    這點距離,對于血魔族來說,確實很近。
分分彩一天刷10万流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