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中文網 > 黃庭道主 > 第七百二十六章 上天請將,自慚形穢!

第七百二十六章 上天請將,自慚形穢!

作者:妖僧花無缺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言情中文網 www.bmpbfn.live,最快更新黃庭道主最新章節!

    這一頭。

    鐵羽道人祭起‘太乙天罡劍’,卷起腐道人奪路而出,落在不遠處龍虎峰中,不露痕跡。

    此峰崖壁峭聳,綿亙千余丈,怪石嶙峋,氣勢磅礴。分龍吟、虎嘯為兩崖,崖壁通連。山風吹來,松如龍吟,谷如虎嘯。

    原是一位元神散修占據。

    兩萬多年前,此峰易主,天上星辰鐘愛,日月精華灑遍,從一座尋常山峰,搖身一變成了仙靈圣地。

    正是鐵羽道人修行道場。

    兩人落定。

    腐道人滿身腐朽,跌坐在地難以動彈,在全力彈壓五衰侵蝕。

    鐵羽道人見狀,臉色陰沉:“好個不老宗,當真歹毒!”

    說著。

    見腐道人傷勢嚴重,連說話也難。

    辨掐了個劍訣,將‘太乙天罡劍’往著腐道人身旁插下,抖手又丟出十二桿都天烈火神旗,排布四方,將操控口訣全都告知腐道人,沉聲道:“師弟先在此調養,為兄這就回天河,請幾位好友下來,這一次定要將不老宗壓服!”

    說罷半點不耽擱。

    縱身化光。

    便直奔天河去。

    上九天。

    入銀河。

    辨了辨方向,也不回天蓬水府,而是落在銀河中央三十六洲、七十二島中的倉央島上。

    此地是北極驅邪院一支偏軍駐扎之地,主將乃是‘倉央將軍’。

    鐵羽道人此來,倒不是來尋這位將軍。

    而是落在營門外,取出‘掌水界分野災沙上吏’官印,向營門將軍道:“還請將軍代為通傳,請‘追風布云雷霆將軍’、‘天雷掌火將軍’、‘倉央巡察右使者’出來一見。”

    見是水府神吏。

    營門將軍哪敢為難,當下遣傳令兵入營,通傳消息。

    不多時。

    兩員大將一名神吏走出。

    兩員大將一個神秘,一個英武,那神吏卻是女子,體態嬌小,顯不出英武來。

    細一看。

    不是旁人。

    赫然是長生道人、司徒千、林葉三人。

    這三位。

    原先都在捉神將軍府領兵,與鐵羽道人一般,都是將軍府中上將。

    到了天河之后,前二人善于掌兵,陸青峰便封他們為神將,在倉央軍中各自練兵統兵。

    林葉不善此道,便封她個巡察使者之位,位格也堪比陸青峰當初的‘捉神大將’之位,不在鐵羽道人的‘掌水界分野災沙上吏’之下。

    三人走出。

    見著鐵羽道人,林葉當先問道:“道兄在水府任職,此來可是元帥有事召喚?”

    長生道人、司徒千也看向鐵羽道人。

    鐵羽道人搖頭道:“元帥無事,是貧道有事來求三位。”

    “哦?”

    “道兄在天蓬水府中,誰還敢為難不成?”

    司徒千出聲問道。

    但見他頭頂三叉束發紫金冠,體掛西川紅綿百花袍,身披獸面吞頭連環鎧,腰系勒甲玲瓏獅蠻帶。

    儀貌堂堂,威風凜凜。

    早在兩萬多年前,拜入捉神將軍府為‘吞魔啖妖六甲上將’時,司徒千便已是闖入長生迷霧的巔峰真仙。

    這些年。

    在捉神將軍府中盡職盡責,功績不小。

    陸青峰此番回來,將其點化,司徒千終于跨出最后一步,成就地仙。在鐵羽道人、長生道人等昔日同僚面前,總算不差多少。

    見三人發問。

    鐵羽道人也不隱瞞,將腐道人、不老宗之事仔細說來。

    他晉升地仙不過萬余年,在天蓬水府也才供職三月余,水府中同僚,都還是泛泛之交。

    區區私事。

    地仙爭斗。

    也不敢去驚擾天蓬真君。

    于是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眼前這三位。

    他們在捉神將軍府中,互為同僚多的有兩萬多年,少的也有一萬多年,交情不淺。

    至于五上將的最后一位‘赤城道人’。

    這人原先跟不老宗苦余道人就有些交情,如今對上,倒是不好去邀,憑白讓人為難。

    聽完鐵羽道人敘述。

    司徒千才知道:“原來是腐道友之事。”

    林葉也出聲道:“在捉神將軍府時,腐道友對我等多有援手。此番事,不可不理會!我這就去向倉央將軍告假,隨道兄一同下界,去會會這不老宗!”

    “同去。”

    長生道人、司徒千也點頭,旋即轉身回營告假。

    “多謝!”

    鐵羽道人大喜,連忙謝過。

    在外等候。

    不多時。

    三人換下甲胄,換上道袍、常服,那司徒千更是牽來坐騎‘九頭獅子精’,出了營門。

    四人匯聚一處。

    往人間趕去。

    半道,途經蒼牙島時。

    林葉忽的停住。

    “林道友?”

    鐵羽道人疑惑,看向林葉。

    但見林葉探頭往蒼牙島看了看,道:“三位稍等,我去去就回。”

    說著。

    就往蒼牙島落去。

    鐵羽道人有些焦急,不知這時候林葉要去蒼牙島作甚。

    天上耽擱少許。

    地下便是數日。

    遲則生變。

    可是半點耽擱不得。

    一旁司徒千看出鐵羽道人心境,解釋道:“林道友兄長林楓,跟兩個師弟都在蒼牙島中為將。”

    “原來如此。”

    鐵羽道人立下恍然。

    他也曾聽聞這林葉有幾個師兄弟,當初跟隨元帥一同失蹤。這次元帥回歸,也一同回來了。

    還都修成了地仙道果。

    若是能得這三人相助,不老宗定然難以抗衡。

    于是等待。

    不幾時。

    就見林葉歸來,仔細一看,去時一人,回來時還是一人:“這——”

    “沒來?”

    鐵羽道人有些失望。

    林葉到來跟前,面上帶笑,反手取出一座三尺高的八層宮闕,沖鐵羽道人道:“這是我兄長至寶‘上元八景樓’,內里自成天地,分作八層,每一層都有無窮妙用,能收人困人。有此寶在,定不教不老宗之人走脫了!”

    上元八景樓!

    這法寶本是八階法器,被陸青峰賜給林楓。

    尋著林楓后,先是在廣元界為其重新煉制,成就一階仙器。入主天河之后,借助府庫中無數材料無數寶物,借助漫天日月精華,陸青峰又將其進一步煉制,一舉成就四階仙器。

    威能大增,無窮無盡。

    林葉心細,擔心他們四人聯手,能斗敗不老宗,卻難阻擋不老宗地仙離去。于是特意向兄長林楓借來此寶。

    一旦逃竄。

    祭出此寶,便可無虞。

    “太好了!”

    “有此寶在,倒要看看那苦余道人如何應付!”

    鐵羽道人見之大喜。

    雖然沒能等來林葉兄長跟兩個師弟,但借來‘上元八景樓’也不差了。

    當即。

    再不停頓。

    四人各施手段,急速往人間蒼龍山趕去。

    ……

    天上一日。

    地上一年。

    鐵羽道人上天小半日光景,人間已經過去四個月。

    龍虎峰。

    腐道人滿身污垢,腐朽難堪,足足四個月,終于將傷勢壓制,但他身上‘五衰法’被行云道人引動,頃刻間歷經數次五衰輪回,身上腐朽惡臭氣息已經難以遮掩。

    腐道人從懷中取出‘百花精粹’灑在身上。

    卻也遮掩不掉這由自神魂散發而出的氣息。

    一時臉色難看。

    哪怕是他自己,嗅到這股氣息,也不自覺涌起厭惡情緒,露出厭惡神色。

    “不老宗!”

    腐道人心中恨意大盛。

    奈何。

    他一向獨身,自當初一門死絕之后,沒入其他師門,故此也沒有師長,沒有師兄弟同門,無依無靠。

    來了地仙界。

    又不幸中了五衰法。

    自此之后,但凡與人接觸,因為氣息緣故,沒來由就要惹人厭惡。

    如此。

    也就無從與人結交。

    幸而與鐵羽道人此前就相識,二人同在地仙界,這鐵羽道人又是個念舊跟熱心腸的人物,才能忽視他身上五衰氣息,續上交情。

    現如今遭難。

    唯一的希望,也只有鐵羽道人。

    一面調養傷勢,一面打量天外蒼穹。一轉眼,又過了幾日,腐道人等待的有些心焦,有些不安。

    正胡思亂想之際。

    這一日。

    忽見著四道遁光從天外來,落在龍虎峰中。其中一道遁光熟悉,正是鐵羽道人。

    “回來了!”

    腐道人見著心喜,忙起身去迎。

    就見與鐵羽道人一道,有一男道人、有一女道人,還有一位英武青年牽著九頭獅子精大步走來。

    這三人腐道人也曾照面過,知曉身份。

    只不過。

    當初還沒覺得什么,但如今再見,卻有些自慚形穢。

    三人中。

    長生道人與林葉道人,乃是昔日捉神大將弟子,地仙弟子,倒也不算什么。但此刻搖身一變,已經是天河總管天蓬真君的弟子。

    身份驟然尊貴。

    不比往昔。

    而且。

    腐道人還聽說:

    這二人之師,也就是昔日捉神大將、如今天蓬真君,除了‘清凈大圣’的名號之外,曾經也用過‘廣元子’的名號。

    甚至,在煙云峰上,原先的募兵場,也成了‘廣元仙宗’的山門。

    腐道人一時間想到自己。

    他早年間不過一介凡人,幸得蟠龍山上‘仙人’渡化,從此踏入修行路。

    當初恩師。

    名號也喚作‘廣元子’。

    只是。

    這天地間,喚作‘廣元子’的修行者何其之多?

    同名不同命。

    長生道人、林葉之師,乃總管天河的天蓬真君,神通廣大法力無邊權勢滔天。

    而他呢。

    授業恩師早就死在妖王掌下!

    沒法相比。

    不只是這二人。

    那司徒千眼下居然也修成地仙,在天河當中為將,得天蓬真君器重,地位高出他不知多少道里。

    也不是他能比較的。

    又嗅到身上氣味。

    腐道人一時卑怯,頓住腳步。

    鐵羽道人等四人沒留意到,大步而來。

    長生道人等三人當先向腐道人見過,口稱:“腐道友。”

    腐道人壓住心底難堪,與三人保持距離,強笑道:“貧道之事,還要麻煩三位道友,實在慚愧。”

    “腐道友何必見外。”

    “你與鐵羽道兄乃是至交,此前又時常為捉神將軍府援手,此番有難,我等豈能袖手旁觀?”

    林葉上前兩步,聲音清澈,一片赤誠。

    腐道人心中感動,忙又謝過。

    這林葉平易近人,但身份畢竟不同,說到底不過是看在鐵羽道人的情分上,他卻不能大咧咧受著。

    鐵羽道人見腐道人有些拘謹,也知道緣故,有心替他解圍,便出聲道:“天上耽擱少許,人間已是四月有余。這不老宗怕是也有應對,不如早去?”

    “聽道兄吩咐。”

    長生道人道。

    此來是為腐道人之事,也是為鐵羽道人助拳,自是由鐵羽道人安排。

    而且當初老師將軍府中缺兵少將,他師弟張敬山去不老宗游走,還被折辱一番趕出。

    長生道人對這不老宗可沒有好感。

    “道兄做主就是。”

    一旁。

    林葉、司徒千也附和出聲。

    “好。”

    鐵羽道人不推辭。

    當即領著這三人,與腐道人一同,再次趕往蒼嵐山!

    ……
分分彩一天刷10万流水